当前位置: 首页 » 职称论文 » 人文社科 » 正文
浅论“赵氏孤儿”影视剧改编中当代价值观转换的困境
发布日期:2017-12-30    来源:北京电影学院学报   浏览次数:79
核心提示:欢迎投稿《北京电影学院学报》
 
赵氏孤儿的故事是中国文化重要的原型之一。对于《赵氏孤儿》中三类人物形象的塑造,影视剧改编都存在一个当代价值观的转化问题。编剧们试图对身处历史事件中的人物进行符合现代语境的情感发掘,却不可避免的遭遇了传统历史文化与现代人文精神的矛盾碰撞。

一、英雄人物的矮化与崇高背后的轻贱生命
元杂剧《赵氏孤儿》中的人物形象具有明显的符号化特征,其中,程婴这位“高大全”式的理想英雄的身上几乎囊括了中华民族所有的优秀品质——正义、忠诚、隐忍、坚韧。然而,之于现代观众,这位“高大全”式的英雄人物难免欠缺真实性。尤其是关于成就程婴英雄形象的重要一举——“献子救孤”该如何取舍,是影视剧改编面临的一大挑战。在那个历史坏境和价值场域中,程婴、公孙杵臼乃至韩厥为了忠义而牺牲亲人乃至牺牲自我生命的行为都是值得称颂的。但是,以现代人文眼光来看,人生而平等,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更遑论一个孩子。公孙杵臼等人为了忠义而牺牲自我依然值得尊敬,但程婴牺牲自己孩子的性命去搭救另一个孩子,则显得过于残忍而难以获得大众在情感上的认同,因为谁也没有权力去支配一个生命的存亡。
人性与忠义的矛盾如何调解?牺牲一个生命换来另一个生命如何能既合情又合理?影视剧改编在对程婴的塑造中便产生了两种不同尝试,也承载着不同的精神内涵与价值取向。
电影版程婴作为英雄的崇高动机被弱化,而作为升斗小民的善良和懦弱得以强调。由于无法找到一个足以说服并打动当下观众的“主动献子”主的理由,电影版便讨巧地回避了程婴主动牺牲自己孩子的“动机困境”,代之以“被动献子”。元杂剧中主动换婴的英雄义举在电影改编后成为无奈、巧合、误会的结果,妻儿皆死、家破人亡之后,程婴更是将赵孤作为一个复仇的工具,只为“杀人诛心”。这样一来,“尊重生命”的理念换来的,是程婴作为“人”的形象复杂了,作为“英雄”的形象却坍塌了。程婴不再是元杂剧中那个为知己者死的侠士,更不是那个牺牲骨肉成就忠义的英雄,而是一个无奈面对厄运的小人物,一个利用孤儿满足复仇欲望的自私者。也许经过这种“矮化”处理的程婴更符合现代人性,但数百年来“赵氏孤儿”的故事蕴含的民族文化内涵却也随之消解殆尽。
与电影版的市井化程婴不同,电视剧版程婴保留了原有的高大形象,又多了一份超凡飘逸的气质与安守本分的智慧和态度。电视剧基本沿袭了元杂剧的思路,以“主动献子”作为表现人物崇高精神的重要契机。出于对国家的忠,程婴不得不千里迢迢从楚国返回晋国,冒死通报卑南叛变的军情;因敬重赵朔的忠良仁义,感谢赵朔的救命之恩,程婴必须忍辱负重,舍子救孤。不过,将元杂剧中的屠岸贾三剑斩子改成了程婴摔子,让剧中道德完美的“圣父”式人物程婴选择杀子成仁,与这个古老故事里最大的人伦难题正面碰撞,“很可能会把某些蛰伏在献子、杀妻背后的一种与人类的共同价值相悖逆的错误观念传播给当代观众——即在讲述一个拯救生命的历史故事的同时,把另一个蔑视人性的故事传播于世。”[[1] 贾磊磊.《赵氏孤儿》影片分析[J].当代电影.2011(01):41-45.][1]创作者是不折不扣的现代人,却没有静心用现代人的眼光去思考,如此津津乐道地将人伦惨案当作高风亮节来赞颂,实为不智。
不得不说,现代观众既希望看到传统英雄及其义举,又要求“主动献子”有一个合情合理的缘由,这几乎是一个死结。换言之,相对忠于原著的改编本身就是一次不够理智的冒险。电影中的程婴或许更能为当下社会所接受,更符合当下一些人的价值标准,而那个坚持忠义的程婴或许反而会被认为是虚假的、不真实的。但是,也有人认为,作为具有道德关切、人文关怀和文化传播责任的创作者,却不能也不应该丧失对于传统美德的秉承与弘扬。这似乎是历史剧改编中,编剧们所不得不面临的困境。

二、反面人物的立体刻画与道德评判问题
除了把英雄拉下神坛之外,同时被“人性化”的还有屠岸贾这个反面人物。元杂剧中性质鲜明的恶人形象,到了现代影视编剧笔下则变得复杂起来,同时兼具善恶两种品质,表现出现实人性的复杂性与多面性。
电影中的屠岸贾由“恶”的代言人变成了复杂情境中具有多重人性的人物。面对晋国国君的挑衅、赵家的羞辱与排挤,以及他自身的嫉妒和报复心,这三重推动力使他做出杀害赵家的选择;与程勃朝夕相处父子情深,日常生活情境中的屠岸贾多了些世俗情与人情味。当屠岸贾意识到面前威风凛凛的义子就是没有赶尽杀绝的赵氏孤儿的时候,他内心充满了矛盾,他犹豫了。就像“生存还是毁灭”这个问题困扰着哈姆雷特一样,杀还是不杀这个问题也困扰着这个不可一世的枭雄。但是,屠岸贾最终还是在战场被困的关键时刻救了程勃;在与程勃最后的搏斗中,面对孩子的进攻招招夺命,他却处处留情……他既有着人性的阴暗,但又不乏常人的恻隐之心。电视剧版的屠岸贾,阴险、狠毒仍是他最突出的特点,但编剧也对这个反面人物进行了多角度的人性化开掘。屠岸贾对夫人宠爱有加,当夫人去世后,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儿子,毕生的追求只是为儿子铺路,并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而不择手段。对屠岸贾与程婴之间智慧较量的诸多描写,也给了屠岸贾展现自己既邪恶又坦荡的双面人格以机会。
 
相关论文导航
2018-12-02由电影《赵氏孤儿》想到汉剧《赵氏孤儿》
由电影《赵氏孤儿》想到汉剧《赵氏孤儿》为作者:罗玉梅最新的研究成果,本论文的主要观点为通过对电影赵氏孤儿和戏曲赵氏孤儿的比较,让人感觉戏曲之...
 
 

(c)2008-2018 学术研究网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